小米十年,雷军的“三大铁律”

来源:池州新闻网 发布时间:2020-08-12 08:06:19

  2011 年 3 月,刚刚成立的小米,正在为“硬件”这个全新的领域疯狂补课。为了搞定手机的屏幕供应商,雷军、林斌和刘德,这三位小米的联合创始人,不顾日本地震造成的核泄漏风险,踏上了赴日拜访夏普的旅程。

  九年后,雷军看着那张从旧手机 SD 卡里翻出的站在夏普总部门口的合影,告诫年轻的创业者说:“公司的各个节点一定要多拍照片。” 回望当年,屡屡吃到供应商闭门羹,抱着孤注一掷心情站在大阪夏普总部门口的雷军一行人,是否想过十年以后,会有这样一个机会站在造价 52 亿的小米科技园内,和公众分享小米的创业故事?

  从 2010 银谷大厦的那一口小米粥起,不知不觉,小米已经走过了十个年头。十年并不长,雷军招牌式的笑脸和口音似乎并没有什么改变;十年也并不短,中国智能手机行业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,而小米也从一家为发烧而生的 ROM 团队,成长为了世界 500 强。

  小米的这十年,几乎经历了一家创业公司的一切。顺风顺水、引爆市场的开局;高处不胜寒,遇到华为这样强劲对手后的下滑;人事震荡、业务调整;融资、估值的过山车;上市……

  在这个十周年的节点,小米举办了一场特殊的发布会,除了发布了三款产品的“超大杯”以外,雷军还进行了一场十周年的主题演讲。主题叫做“一往无前”(这是小米第一本官方自传的名字,欢迎来虎嗅购买),主海报上,雷军骑着一辆小米平衡车,颇有些少年气。这也是疫情稳定后,小米的第一场线下活动。

  等到全场活动结束,已经三小时有余。雷军动情地回忆了创业初期的点点滴滴,也对于小米未来的愿景进行了展望。而今天发布的这三款产品,也是小米对于过去的最好总结,按照雷军的话说,这三款产品,分别代表了“技术为本,性价比为纲,做最酷的产品”这三大铁律。顺着这些,也能梳理出小米过去十年产品的发展脉络。

  技术为本

  小米 10 至尊纪念版的几个技术标签,屏幕、充电、拍照,也是小米过去几年主要集中攻克的难点,拍照尤其值得关注。

  华为从 2018 年 3 月的 P20 Pro 开始,走出了一条主打拍照的差异化之路,不仅收获了销量,更重要的是品牌价值得到了极大地提升。

  小米很眼馋,雷军很着急。2018 年 5月,雷军发布内部邮件,宣布在手机部内成立单独的相机部,朱丹担任手机部新组建的相机部总经理。同年 11 月 MIX 3 发布会上,雷军第一次公开表示,相机部门的目标,就是干翻华为。

  2016 年,小米相机相关的工程师有 26 人,到 2019 年相机部有 624 名成员。过去一段时间,小米联合三星推出了一亿像素 CMOS,与华为的高感光展开正面 PK。

  小米 10 至尊纪念版是第一次在真正意义上击败了华为,成为了 DxOMark 榜单的第一名(过去要么就是并列,要么就是发布一两天后就被反超)。尽管对于 DxOMark 的公信力如今有一定的争议,但对于小米来说,这其实是和自己在较劲,全情投入下,能不能在单项上成为业界最强。

  “小米的创始团队都是技术出身”,雷军总是喜欢强调这一点,但也许是因为最早是互联、定制 UI 出身,小米的技术标签其实并不算突出。

  小米要想真正践行“技术为本”,需要跳脱出单纯的产品功能、技术,上溯到产业链、制造层面。比如芯片,澎湃芯片已经搁浅四五年,且不说小米自己的设计能力是否能达到国际水平,芯片代工就已经把华为海思封锁,雷军在发布会上坦承:“芯片这条路很难,但小米还要死磕。”

  本次发布会上,雷军还介绍了小米的智能工厂计划,宣布 2020 研发投入 100 亿,保守估计排在中国所有公司前 20 位。

  对于小米来说,要想立住技术的“人设”,就需要不断地走这些难走的路。

  性价比为纲

  代表着性价比的,就是如今由卢伟冰领导的红米。此次 K30 至尊纪念版,直接把起售价拉回了 1999 元。

  从小米手机一代的 1999 元起,性价比就成了小米最突出的标签。“做全球最好的手机,只卖一半的价钱,让每个人都能买得起”,这是雷军在创立小米之初的愿景。无论是小米还是红米,在打江山的时期,都是靠着价格这个杀手锏来横扫市场的。

  在 IPO 前夕,2018 年 4 月 25 日,小米在武汉大学办了一场发布会,雷军宣布了一项董事会决议:小米硬件综合净利率永远不超过 5%,如有超出的部分,将超出部分全部返还给用户。实际上,如果你翻看了小米的财务数据,会发现小米硬件的综合净利率从来没达到过 5%,毕竟软件补贴硬件正是小米三驾马车需要实现的。

  过去几年,外界不乏对于小米被性价比拴住、无法迈向高端的批评,小米的品牌形象也确实因此受到了影响。但性价比,是写在小米基因内的,它就像是小米大厦的地基,就连这次发布会上透明电视这种秀肌肉的产品,小米都不敢定太高的价格。

  过去产品的每一次涨价,小米都是颤颤巍巍。小米6 第一次把起售价从 1999 元提升到了 2299 元,而小米 10 则是一步迈上了 4000 元档。但即便涨价,小米也没有哪款产品是放飞自我,完全不管性价比的。

  K30 至尊纪念版就是这样一款性价比产品。1999 元,你能买到三星 120 HZ 的 AMOLED 屏幕,天玑 1000 处理器,完善的 5G 支持,大存储、大电池。市面上同等价位段,根本没有同样规格的竞品,这也是整场发布会最具“价格厚道”精神的产品。雷军说,重回1999 元的定价,是致敬“为发烧而生”,倒不如说是在这个疫情稳定、消费逐渐复苏的当口,直接掏出个“王炸”,给友商压力。

  雷军曾说过小米的性价比从来不会亏本卖手机,这样的底价,你只能归功于小米模式的胜利。

  所谓“纲”,就是方法论与价值观。过去十年,小米靠着性价比起家,不仅小米自有品牌如此,对于生态链企业,小米也是一直在“压榨”着利润。按照雷军的意思,未来的十年,小米依然不会丢掉这个标签。性价比就意味着低利润率,而小米的互联收入这些年一直都不算高,如何让利润率维持在一个能够给投资人、给市场交代的水平,依然是小米未来十年最重要的课题之一。

  做最酷的产品

  小米电视大师系列的第二款,是本场发布会中最具技术实力的一款产品。透明电视其实 LG(也是电视行业的几个巨头之一) 一直在搞,2017 年,LG 就曾在 CES 上展出过透明电视的雏型。这款电视基于 OLED 技术,面板在显示画面的同时,能够做到接近透明的效果,可以清晰地看到屏幕后方的花瓶。

  LG 在 CES 上展出的透明电视

  当然,这项技术对于显示效果的影响是存在的。LG 当年展示的原型只有 1080P 分辨率(55 寸)。小米比 LG 更先一步实现了透明电视的量产,8 月 16 日即可现货发售。定价也很小米,“只要”49999元,很大程度上降低了尝鲜的门槛。

  这款电视的效果毫无疑问是惊艳的,它亮相后舆论的反应,让我想起了当年的 MIX 一代。

  回望过去小米的发展史,靠谱的、便宜的产品不少,但真正配得上最酷的,其实只有第一代 MIX(发布会上惊鸿一瞥的 MIX Alpha,已经确定无法量产,不在讨论范围内)。尽管有夏普 AQUOS S2 珠玉在前,但 MIX 一代依然是主流品牌中第一个拿出全面屏解决方案的厂商。甚至,MIX 一代比后续机型还要更极致,它的边框更窄,听筒也改为了屏幕发声。它牺牲了成本与部分体验,换来了最酷的 ID 设计。

  小米自传《一往无前》中提到,MIX 一代的项目最早于 2014 年拍板,不计商业代价、不以商业目的为驱动,雷军将其视作一次风险投资的产品。

  可惜的是,MIX 的后续机型为了销量和整体体验变得“妥协”,MIX 3 成了“性价比”产品,泯灭众人。如今 MIX 系列也没有新品再推出了。

  雷军在发布会上强调:“坚持做最酷的产品,是小米永恒的追求。”但性价比与最酷的产品,似乎是一对天然的矛盾。因为对于科技企业来说,酷就意味着新科技,新科技就意味着研发投入。过高的研发投入平摊到每部设备上,似乎很难保持低价。如何平衡研发与市场,不光是小米,所有的科技公司都面临一样的考验。

  未来的十年在哪?

  小米的第一个十年已经过去了。

  过去十年,小米经历了智能手机行业第一次衰落后的重新崛起;也经历过杀伐决断,2015 年,面对销量的下滑,雷军亲自抓产品和供应链。

  小米另一个更重要的成就是发掘、孵化了大量的硬件初创企业。小米第一家代工厂英华达的张峰,后来创立了紫米科技;华米的黄汪,为小米做了第一代智能手环,并把华米做上市。发布会上雷军介绍的昌敬,拿到小米投资才启动了扫地机器人项目,如今是这个领域最重要的玩家之一……这些不同领域的新玩家,鲶鱼一样翻动了平静的池水。

  这些都是雷军在公开场合屡屡提及的自豪往事,也是小米过去十年最重要的成就之一。

  而对于未来的十年,雷军的策略是“重新创业、互联+制造、行稳致远”。

  所谓重新创业,就是抛下过去的成就,启用新的模式、新的人才,小米不断走到前台的年轻人、复仇者联盟等等,就是其中的主要力量。

  互联+制造,也就是更加深度地参与制造业。值得一提的是,小米 10 至尊纪念版的几个主要部件,屏幕来自华星光电,主摄 CMOS 来自 Omni Vision(豪威),均为国产供应商。并且参数上并没有掉链子,在旗舰机上采用国产元器件,同时还能有不差的表现,这是扶持国产供应商的正确方式。

  而行稳致远,换句话说就是低调。发布会上雷军也承认,当年能与董明珠打十亿的赌,就是因为小米膨胀了。而 2015~2016 年的衰退,也和小米过于冒进的增长与能力不匹配有关。未来一段时间,我们应该不会在类似“十亿赌约”这样的新闻中看到小米了。

  而更重要的,是看清方向。小米自传《一往无前》的开头部分,雷军在反思自己过去的经历,总结出最重要的一条就是“顺势而为”。站在现在的当口看小米的 10 年,确实要比当时最乐观的预计还要好,因为它踩中了智能手机和移动互联这两个近十年最重要的风口。

  而在《一往无前》的结尾,雷军提到“个人计算机互联是 10 亿级别设备的规模,移动互联是 50 亿设备规模,而超级互联则是 500 亿设备的规模。”

  雷军希望小米永远是风口上的那只猪。